设计交流

Design Exchange

首页 >> 设计交流 >> 资讯专栏

Nathan Thompson:了解灯光和实体的组合才能做出更好的照明

2017.12.22 照明设计师的机遇和挑战


2017上海建筑与室内设计周旗下的"光之韵"照明系列论坛共举办了6场行业论坛,话题涵盖了建筑景观、酒店室内外、零售陈列等多个照明应用领域,活动邀请了Nathan Thompson、Louis Clair、关永权、郑见伟、施恒照、赖雨农等30多位国内外一线照明设计大咖,吸引了近2000位来自商业地产、酒店管理集团、室内及照明设计机构、照明行业的听众,共同探讨并分享了商业照明设计的潮流资讯,为参展企业和观众搭建起一个更广阔的的交流互动平台。


倾听,Nathan Thompson


Nathan Thompson

The Flaming Beacon照明设计公司创始人


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和这么多优秀的讲者(队伍)一起为大家发表演讲。首先非常感谢飞利浦和雷士赞助本次活动,也非常感谢中国照明协会、IALD和今天会议的主办方积极组织和大力支持,同时也要感谢Guy Ditrich先生邀请我们来到这里参与这次非常成功的会谈。


在我表达对酒店环境中应用的照明设计的见解之前,我想先聊聊照明设计师到底在做些什么。


为了避免沦为一场项目的发表演说,之后我会将拿一些我们做的酒店项目作为案例来和大家分享我的经验和想法。最后我会以我对未来的趋势的看法来结束这次演讲。



1.照明设计师到底在做些什么



对于我来说,所有这些的前提是到底我们照明设计师先定义了照明设计,还是我们先被自己的实践和专业所定义了的问题。


在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在一个剧院中工作过一段时间。我想着如果我掌握了灯光设计的技术,不管我选择去哪个行业,作为一门手艺,我都可以应用到这些技术。我可能某个礼拜为剧院设计灯光,下礼拜为音乐会设计灯光,之后一个礼拜为夜店设计灯光,再下个礼拜为影楼设计灯光,紧接的那礼拜为住房和酒店进行照明设计。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选择并没有错,而且的确是一个有趣而充满活力的早期职业生涯。但如果我们真的想做到非常优秀和成功的话,就要考虑是不是有其他的做法。


我有一位朋友,Paul Jackson,并不在我们工作室工作。他的专长就是剧院灯光设计,而且他的灯光效果非常漂亮。我们设想过如果可以让他加入我们的团队,会给我们带来非常有趣的互动和各种各样不同的设计理念,我们可以讨论一下跨界设计的共同点和区别点,比如说在建筑照明和剧院灯光设计的异同。



我们还可以分享资源,一起协助对方做很多的项目。但是最后我发现我们同被定义为灯光设计师的同时我们也被各自实践灯光设计的领域所局限。


Pual是做剧院灯光设计的,他靠灯光讲述故事来感染观众,他的成就是作为一个灯光设计师。我主要是做酒店照明设计,靠灯光来感染酒店顾客,我的贡献是也是作为一个灯光设计师。



如果说我们想把工作做的非:,到底需要多少知识水平?上大学能够学到多少知识?这些知识需要多久才能积累?中间又有多少知识是在大学毕业之后通过实践经验真正获得的?


最近可以看到在欧洲越来越重视灯光设计师的资质和能力认可,越来越重视对设计的监管,也有越来越多大学设立关于灯光设计的课程和学位。也就是说,成为照明设计师的前提是有灯光设计的学位,它承认了通过大学可以学到的一些获得资历认证不可或缺的知识和能力,这和之前以IALD主导的资历认证方法不一样。


我一直相信如果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灯光设计咨询师,书面知识很难获。???艹さ氖奔淙パ?、实践和积累知识经验很有必要,至少在灯光设计的不同领域要有自己的理解领悟,敏感度,以及足够的好奇心。一名优秀的灯光设计师就必须了解照明制造商和承包商的关注点,涉及形式表现的架构意图,以及设计合作者的需求,要求和可能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其实很幸运。我年轻时的兴趣让我在一个建筑师工作室的短期工作中接触到了专业照明制造和承包。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带着工具亲手制作灯具,我还做过一阵子的霓红灯灯排。所以对于我来说这些知识、技能和经验对于未来的工作相当的关键,相当于打下了一个基。?梦夷芄辉?0岁的时候迈向了一个很好的工作阶段,也帮助我成为了一名比较好的灯光设计师。


我也衷心地建议想要精学照明设计的各位,试着抽出时间在相关行业内工作来获取实践经验,从时间空间上从一个通才逐渐地成长为一名专才。


其实做照明非常困难,也非常复杂。在具体领域做好照明也非常的具有挑战性,所以必须要理解这个领域的细节,不然的话要设计一个比较出色的照明基本是不可能的。



我想简单讲讲照明设计在广义上是什么,照明设计师又做什么。我做灯光设计已经有40年的时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我的想法也不断发生变化。经历了越多,我越觉得我们照明设计师的工作是在进行亮度的调整。


我们实践试验,或者感觉,什么样的亮度模式在给定的环境中是可行的。然后我们在不同的环境中做出不同的安排,用电线和灯,还有一些其他元素的使用,比如说白色的颜料和镜子来解决技术方面的问题,从而来调整灯光的亮度,使之形式化。很简单,就是调整亮度。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快速处理灯具和夹具的技术问题。对于元素的组合,我们还必须对理论和情感方面的诉求有足够的了解。尤其最开始我们做建筑项目规划的时候,这种效果还是不存在于现实中的,所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能够了解灯光和实体是如何非:玫慕岷。



2.光调制



为了解释我所说的最后一点,我想谈谈光调制的概念。


Lazlo Maholy-Nagy教授在包豪斯建筑学院教摄影,我觉得也是建筑学。在基础学习中,他向年轻的设计师和摄影师传递他的调光理念。为了让学生了解影像是如何在胶片上成形的,他对自己的学生描述相机可以看到的光,相机能够看到的光是经过调制之后的光。这个光来自于天空,它会有反射,也可能会穿透某一些物件,从而被调整,然后被聚焦到胶片上。


所有的反弹、过渡和变形都是调制。光在某种程度上改变或受到影响,从而发生变化,在不同的截面都会被调整,这种调制之后的光会被相机接收到。



也就是说万事万物把自己的性格特点赋予光,而光把事物的特性带到我们的相机里,这是一个诗意的类比。当然我们知道相机捕捉到的调制光理论上说是数字光感受器或胶片成像的结果。


但很明显,摄影师的灯光安排和打光方式决定了摄影作品的效果,这是在摄影工作室中比较常见的。这和我们在项目中做调光也是类似的。正是为了理解这一点,Maholy-Nagy希望他的学生能够充分地理解调光的重要性和背后的原理。


相似地,我们之所以能看到东西是因为被物体影响和调制过后的光会到达我们的视网膜,视网膜传递信号到大脑中,这样就可以看到这些东西了。这种视觉的呈现都是得益于调光才能实现。



在100多年前我们就能够理解光的具体工作的原理。他之前在芝加哥进行过学习,他对于调光工作原理非常的了解,他也充分的运用了调光在自己的摄影作品中。摄像头可以看到并且记录这些物体,我们的眼睛能够接受这些光线,在我们的大脑中做一些缓和,可能带着一些主观在我们的脑:陀∠笾行纬梢恍┫嘤Φ亩?。亮度是比较主观的,它跟个人的经验、记忆、观点都是相关的。这些亮度都得益于调光。


我正好认为,他近百年前的这一想法仍然是最优雅的方式来理解光线是如何让我们看到的。首先是陈述的简单性。其次,因为它暗示了我们其实能够看到这些东西,也不是完全真实的反映,它经历了一个整体的灯光调制的系统,这也意味着我们有机会参与并影响它。


这些照片是由Kenneth Josephson拍摄的,我相信他在芝加哥向Maholy-Nagy学习过。他们展示了Josephson对这个想法的奇妙理解——调光方式以及它在拍摄照片时的作用。



当然,相机接收光成像和我们通过调制光看见物体还是有区别的。当光线被数字传感器接收或聚到胶片上时,照相机看到并记录了客观可测亮度模式,而我们的眼睛以一种:?姆绞浇?吹降墓夂臀颐堑拇竽灾械囊淮蠖巡豢凸鄣男睦砗图且浠旌,从而形成我们认为我们看到的画面。相机记录亮度的模式,而眼睛对光的亮度作出反应。前者是客观的,后者是主观的。光蕴含经验,记忆,适应和观点。


所以在逻辑上,如果我们看到的是亮度模式,而亮度模式因为光调制而存在,那么控制人们看物体的方式就是理解和控制光调制。这只是逻辑。在我看来,我们照明设计师为了掌握我们的技艺,必须要把光调制现象充分的进行了解,特别是调光具体的细节。


调光也可以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过程,比如说光从一页纸透射出来,或者在一个有颜色的墙上反射回来,或者是在有颜色的滤镜上反射过来。它有的时候也会非常的复杂,比如说彩虹现象,看上去这是比较简单的调光系统,但是其实有几十亿立方米的空气,只有一个唯一的光源。而且事实上它相当复杂,它是一种通过大量的空气进行光谱吸收和散热累积的过程,而且是一个渐进的从蓝到白的转变。


光在反射器上进行的收集和发散,可以被理解为一个光调制系统。灯具是一种光调制系统,它可能包含许多独立的光调制系统,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控制和引导光线。当我们在一个空间中将一束光打向地面时,就创造了许多光调制系统。又比如说在大自然中走着,我们看到的东西可以被理解为数百个光调制系统的同时产生的结果。



所以为了成为一个出色的照明设计师,我认为我必须理解光调制是如何工作的。我们的光在这种虚拟的空间中的物质进行反映的时候,我们主要是要使用亮度这种方式,使人们能够有视觉认知。为什么这样做?有些时候只是为了好玩。有些时候会更好看。但是更因为在我们的建筑和酒店中,我们的设计师需要根据建筑的形态和空间进行匹配。


当建筑师在设计酒店的时候,出于商业原因,他们希望建筑真的像一个酒店一样,这样的话才能去吸引和满足酒店的宾客。我们的客户认为我们可以建造一个“像”酒店一样的建筑,美丽迷人的酒店。我们也希望他们喜欢和真正的享受这个酒店,所以我认为我们其实是可以做到的,因为首先我们会了解酒店宾客的行为和满意度以及心理学方面的东西,我们也要全面的理解照明设计和光调节系统,如何控制光的形态,以及符合匹配人的认知和感知。


光的配置可以使一个地方引人注目,但确实很具有挑战性,不管是宁静、舒适、温馨的氛围,我们都可以控制它们的顺序。如果设置是对的,就可以很好的满足使用者或者是宾客,就能够满足业主的期望。如果客人满意,我们的客户也就满意了,这样就可以照着商业计划开展工作。


3.酒店设计案例


我的合作伙伴Andrew Jaques和我经营了一家照明设计公司——The Flaming Beacon。我们在墨尔本、柏林都有办事处,我们主要从事建筑照明咨询工作,主要是酒店的咨询工作,当然也有剧院和展览、新媒体的设计工作。


但是我们一直在想,我们要遵循设计的核心原则,不管在哪一个领域做,我们必须要了解这些光的调节原理,要使亮度的设置是合理的,这样才能满足使用者。建筑师以及导演、负责人以及艺术家,或者是开发者,或者是酒店的运营商的期望都需要被满足。


酒店照明的设计师角色,不仅仅是把灯放在建筑中,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创造一种氛围和满足客户的期望,我们需要了解这些客户的预期是什么,要了解我们所服务酒店的整体情况。


有些时候我们的客户其实并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所以我们照明设计师就需要利用技术知识、照明设备、对光的调节原理的建筑形式的了解等等才能确保光度的设置和调节是否是客户需要的氛围,这需要花很多的时间,不仅仅是技能方面的能力,也需要很多技术方面的能力。技术当然很重要,但是技术是一种技能,是我们做一个合格的设计必须要掌握的一种技能。


终端用户的期望以及他们的满意度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我们和零售照明设计师所采用的照明方式没有太大的不同。专业是不同的,但意图是一样的。在零售照明设计中,他们更容易了解客户的需求是什么,但是对于酒店照明设计来说,我们就需要花更大的力气去了解他们想要的氛围是什么。



我们获得了国际照明设计师协会的优秀奖,荣幸之至。但实际上,我们的项目比照明奖更能赢得建筑奖或酒店奖。虽然灯光可能会让气氛变得很好,但它必须以一种不会引起注意的方式来进行。照明是一个方面,另外一方面我们要考虑的是希望有人走到其中并觉得这是非常棒的照明。如何打造这种体验?这就是需要我们去做的。



这是在台湾的一个项目,台中的Lalu,是由新加坡的设计师Kerry Hill设计的,他们设计的是一种现代主义和热带的风格。


建筑必须要跟照明契合。这个大楼有着非常强的现代风格,使用的是岩石、木材和钢外饰,内饰主要用的是木材。内部的木屏风可以映出外部形态的投影,这让我们可以在木头上使用很多光线。


可以看到这是一种非:每、蜂蜜色、非常舒适的氛围。我们还说服了建筑师在外部排列灰钢,这里是浅色、灰色的钢柱,中间有一些木材的搭配,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光线带到外面的窗体上,而不是把焦点集中在灰钢上,这样就会有一种华丽的感觉和氛围。




这里又是现在我们知道的可调的白色光,应该是15年前就有这样的可调白光,这样的装置嵌入到了华盖和天棚结构中,它有两种温度,在白天是冷光,在晚上的时候是暖光效果。在晚上的时候这是照片中拍出来的感觉,它是一种更冷的光。比如说浮动的灵动的蜡烛,是在水中反射的一种光,这也是夜间的效果。还有一个木制的走廊,两个彩色的光电路在长壁龛里,努力寻找一种平衡平静的感觉。





这是台南的晶英酒店,这个屋顶是有边缘照明的镜板。


可以看到天花板的光度满足了很多要求,有一种美感,是一种枝型灯,为宴会厅举办婚宴提供了合适的空间。另外图案还需要掩饰一些永久或暂时的技术的设备,包括AC、照明控制区以及相应的装置,我们要把这些设备掩饰起来,这样的话我们看到的人才会有一种真实的感觉。


确定的亮度调节也驱动着组合的形成。还有天花板的设计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当然,我们还可以看到几何形状,是一种格子的形状,并且代表着吉祥好运的特殊风格。




这是Spice Temple,是名厨Neil Perry在悉尼经营的一家餐厅。他想要一种黑暗却又亲密的氛围,他认为这样能够高度契合他所供应的独特高档的四川料理。无疑他是正确的,餐厅氛围很好,生意也很火爆。


这是它在墨尔本的姐妹餐厅,类似的氛围也会吸引同样的顾客。这两家餐厅的设计都是由悉尼的设计师Grant Sheyne设计的,这两家店在光的亮度方面有很强烈的对比,但是都体现了食物的特点。





这座位于金刚山的高尔夫酒店会所,曾经是朝鲜东南角的旅游胜地。它是由首尔SKM建筑师Ken Min设计的。你可以看到屋顶线和天际线的联系很富有美感,山脉是人们来到这里的原因。这是一个向下坠的天棚,这也是一个复杂的灯光调节器,它用的是平面玻璃、透明的、光亮的,有木形状,有曲面和平面形状,在这样的结构中我们如何设计和放置一个合适的灯,来确保光与暗的结合。


在朝鲜成立这家高尔夫俱乐部的首尔的开发集团,拥有几家高尔夫俱乐部,它们把俱乐部的理念融入到了酒店品牌中,这个酒店其实只是俱乐部业务扩展的一个部分,设计决定和氛围的确定都基于俱乐部成员对酒店的想法。


业主自己也是一位建筑师,他和Ken Min设计了一个他们喜欢的基调,他们认为他们的目标人群也会喜欢因为他们自认也属于这种人群。而我们所要做的灯光设置就要迎合增强这种基调。这是一年前开业的酒店,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其实我们没有太多的机会参与到最终的过程。




接下来看一下中国项目,这是北京雍和宫附近的艺术酒店。我听说这个项目已经暂停了,但这些是模拟客房的照片。项目的建筑是由安藤忠雄设计,内饰是由澳大利亚一家设计公司Layan Design来做的,我的合作伙伴Andrew负责灯的亮度设计。


你可以看到他使用了简单的、金色的、渐变的背景,有一些有花纹的图案在其中,非常具有艺术性。还包括台灯的设计,即使是红色漆的台灯和从内部映射出的图案也可以看作是亮度安排的一部分,它的主题和整个的酒店内饰非常的契合。




这是一个非酒店项目,你可以看到灯光亮度的设计。这就是白色噪音,一个关于极简主义视频艺术历史的展览。这是照明项目的草图设计。图中可以看到紫外线灯嵌在地板内,墙壁的边缘被涂上荧光颜料,没有环境光的影响,屏幕上的艺术作品和灯光创造了标志性的外观。


这个展览获得了澳大利亚建筑师协会的建筑奖,这在临时建筑中非:奔。但正如我之前说过的,这是非:玫,因为照明在整个项目的造型效果上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帮助作品赢得了室内建筑奖。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在黑暗之中聚会,描绘这样一个图像,用整个的亮光去表现整个建筑的外形。这是另一个我们早期与新加坡的Kerry Hill工作室合作的项目Amanusa。



可以看到有一些筒灯盒构成了主要结构,还有一些小花朵作为装饰,筒灯也衬托了花。在抛光的地板上有强烈的向上的反光形成非常美丽的效果,构图上的最后一个元素是天花板上的灯光设计隐藏着向上的光线。


海南三亚的凯悦酒店于两年前开业。建筑和内饰是由比利时Jean-Michel Gathy建筑师事务所和马来西亚建筑师Denniston的设计的。这是一个沿着100米长的的湖泊和桥的建筑。



虽然表面上并不明显,因为不是整个立面都是发光的,但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看到黄昏的天空从黑暗的窗户里反射出来。这里你可以看到它的规模比我们一般接手的更大,整个区域的设计非常复杂,宏伟雄壮的外观和设计是Gathy先生所期待的。


光的反射使巨大的德国U-glss Channels的整个外貌看起来非常的宏大,这是外立面效果。这里有一些镂空效果,为整个钢筋混凝土结构墙增添一抹亮色。建筑师想要追求Steven Holl那样的外观设计,但如果没有Holl室内照明的灵魂,这只是一个巨大的玻璃,和混凝土结构墙非常接近而已。



这是我最喜欢的空间——酒吧。虽然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灯光排列,但是也非常直接,有突出的特点,光线和木头有一个非常完美的融合。这是一张夜里更晚些的时候灯光明暗差别更强烈的照片。



我喜欢这张照片。这是璞丽酒店,就在从这里穿过市区的静安区里。内饰是墨尔本的Layan Design设计事务所设计的,最初的意见来自已故的Jaya Ibrahim。


我们对于室内设计和我们的选择还是比较明确的。我们想在熙熙攘攘的上海中心做一个天堂一个城市度假胜地。这个想法引导我们在亮度安排方面做出选择。我们希望通过灯光能够把自然融入到酒店中。我们进行视频投影。通过风吹动树枝将光影投射到前庭的地面上,最后由于地板改成亮黑色扼杀了这一想法。


单这个想法随后被用到了客房走廊,我们在地面上设计了特别的图样,有竹子、鹅卵石等等,虽然不是理论上完完全全的自然,但我们尽可能的去呈现最自然的状态。这是走廊另一边,可以看到壁脚板的灯。这是我们当时的模拟图,白天的灯光颜色很冷,晚上非常的温馨,我们称之为以人为本的照明设计。



这是楼上的设计,这个有一点高度曝光,和现实效果有一些区别。这是酒店大堂的效果图,虽然说是非常当代的风格,但是我们还是成功的融入了很多自然的元素,也可以看到窗外城市街景。这里总结了我认为的整体氛围。画廊的背光墙使气氛变得可爱和柔软的,前景的蜡烛亲切温馨地迎接客人。


我非常喜欢这个图上的质地和纹理,代表了这个项目的意图,它既非常复杂,同时又非常简单。




这是璞玉酒店,和璞丽酒店是同一个团队设计的。运营方都是URC。这是在武汉,其实本来想在武汉做一个璞丽酒店,但是我们认为璞丽酒店酒店是上海独有的,所以对于这个酒店,它也应该有一些自己的特色。


这是舞厅,细节很有魅力。在开槽的墙壁上集成的光揭示了墙的本质,氛围恰到好处。喜怒无常,有趣。但是我们也融入了很多的自然元素,比如说像这种木质、泥质的肌理。这个角度看下楼梯实在太美了,值得任何在大成市市中心的酒店。我认为在亮度安排上是非:玫囊桓錾杓,拍出来的效果也非常漂亮。


4.对未来的趋势的看法



未来会是什么样?固态照明(LED)的技术进步很难跟上时代了。诚然,固态照明是我们能够减少能源消耗,但是随之而来也有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说照明的质量,我们希望能够实现颜色的一致性,也就是新型光源能够正确显示颜色的能力。我们可以看到背面墙上的照明缺乏色彩一致性-这个设计的效果其实是比较成功的,但是有的时候如果没有进行一个非:玫墓婊,最后的效果有可能是非常失败的。而且现在灯光对于健康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所以将来健康与照明的关系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个主题。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室内环境也需要尽可能的自然健康,比如说有一些自然光照。我们现在也有一些新的光源,比如说节能的LED光源,我们在照明过程也想要尽可能的降低红外光或者是紫外光等等,这对于我们维护健康也是非常关键的。


我们也需要一些更加智能的照明,照明设计师就像是在一片丛林中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和矛盾,要找到出路,要在能源和健康方面找到平衡,找到解决方案,这对于我们的能力和专业知识有一个很大的考验。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在国际上各个不同的国家都对于照明设计的能力和专业知识方面在做更完善的评估,也在制定一些相应的标准。正如我刚才所说的,现在照明专业人士要在各个复杂的情况下找到一个平衡,但我认为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非:玫幕?,特别是在酒店照明设计这个领域,我们有很多的机遇和挑战,我们有很多的项目可以做,在未来也一定会有很多更激动人心的趋势会不断的呈现。


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国的照明设计界,我们其实都希望能够有这样的理念,今天在座的各位可能有一些是做开发的,我希望今天这个简短的介绍让你们更多了解照明设计。照明设计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项目,它要去创造一个能够满足客户的氛围。我希望刚刚我所说的这些内容,能让大家大概地了解照明设计师是如何从客户的角度去思考和做项目的。


一个好的照明设计师和客户一起考虑做项目,才能把重点放在设计上,这个设计能够建立在理解和了解建筑的基础之上。我也希望从我的角度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经验,我们真的非常喜欢作为酒店的灯光调节师来设计灯光。我们需要把这个复杂的工作简化,就像是我们的灯光调节,也希望能够在这个方面掌握越来越多的必要的技能,能够创造一个合适的亮度。谢谢!



了解更多:上海国际商业及工程照明展览会将于2018年4月26-29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龙阳路2345号)举行。展位预定详情咨询:雷女士 021-3339 2088



?版权声明:平台尊重作品版权,精选作品均已注明作者和来源,网友分享作品属于原作者所有。
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或修改。如需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须注明来源作者。
B1 悬浮不固定
设计师推荐 换一批
回到顶部

Login

Welcome LIGHT-UP

Join

For Excellent Designer